第04:茅台风文艺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故乡的年味儿
  □\李昌福

  长期在外地工作,随着年龄增长,思乡之情越发浓厚。老人常言“叶落归根”,这人呐,无论在何处闯荡,最后总归是要回家的。

  每逢佳节倍思亲。今年春节,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小山村,想再感受那旧时的故乡年味儿。在我的印象中,故乡过年别有滋味,而且年味儿很浓。

  腊月三十晚上,家家户户的年饭都摆满鸡鸭鱼肉,重盘叠盏,几乎没有摆放饭碗的地方。望见桌上全是城里见惯了的丰盛食物,总是觉得缺少了些风味,饭桌上没有了过去大家烧稻草灰泡成碱水自做的魔芋豆腐、上山挖蕨根打成淀粉自做的蕨巴炒回锅肉、还有谈而垂涎的水黄菜煮浑水粑、白菜叶缠腰的糯米猪儿粑等。小时候,总盼着过年尝一回,如今过年没有了。

  还有,以往每家每户门上要贴春联,门前亮堂的灯笼也不见了踪影。过去村民们虽说经济困难,但家家户户自觉自愿出钱买灯笼,灯笼里的灯泡是从自家电表上牵电线接的,红红火火,热热闹闹的过年气氛让人好不欢喜。如今看一下清清爽爽的门前与街道,平添了些许冷清。

  乡亲们告诉我,外出打工没挣到钱的人,觉得无颜见家乡父老,摒弃“有钱无钱,回家过年”的习俗和忠告,不愿回乡过年。发了大财的人,则开着高档小车“衣锦还乡”,自豪地到处显摆。当家人要准备年夜饭,他们财大气粗地说:“准备什么哟?去饭店包几桌宴席。”全然忘了饭店过年虽省事,家里的味道才有暖心的情。

  每年的正月初一,在我的记忆中,乡亲们吃过汤圆,穿上平时舍不得穿的新衣服和自家做的白底布鞋,高高兴兴地集中在院坝玩“供毽”游戏。毽子是用布包铜钱做底盘插上鸡毛。一人手持木板球拍,另一人为其供毽,将毽子抛向打毽人,打毽人用球拍将毽子打向人群,谁接住毽子,谁就来当打毽人,打毽人变为供毽人,以此循环下去。尽管游戏简单而原始,但乡亲们男女老少齐上阵,玩兴很浓,乐此不疲。如今,毽子带着村民的乐趣,不知何时飞进了历史博物馆,取而代之是麻将和大贰纸牌。“供毽”不输赢一分钱,大家玩得很开心。打牌常常为了几块钱的输赢吵得不欢而散,这年里总是不免为这点小事少了些祥和之气。

  故乡的年味儿虽然淡了,旧时的热闹劲也少了,但短暂的相聚总是温暖的。带着些许遗憾和不舍与故乡作别,踏上了返回外地那个家的归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酒都要闻
   第03版:酒都综合新闻
   第04版:茅台风文艺副刊
故乡的年味儿
希望在田野
新年心语
人生的春天
中国酒都报茅台风文艺副刊04故乡的年味儿 2019-02-22 2 2019年02月22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