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视点
     
本版列表新闻
     
2019年03月28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回乡创业的“袜子老板”
蒙帮婉
林海江正在制作袜子
林海江展示自己生产的袜子
新立村发展覆盆子等产业,日子越过越好
林海江的妹妹跟着他做起了袜子生意
林海江生产的袜子
  本报记者  蒙帮婉  摄影报道

  视点导读

  在平塘县通州镇新立村,90后的林海江是村民心中的“致富能手”,一个毛头小伙子,从工地的工人,到袜子厂的设计师,再回乡创业,靠着生产袜子,在独自撑起一个家的同时,还怀着带动整个村庄致富的愿望。

  如今,林海江的袜子越卖越火。盖起了小厂房,接起了国外订单。这个从山沟里飞出去的“金凤凰”,为了改变家乡的面貌,义无反顾回到村里,开辟了新的致富之路。本期视点将走进新立村,了解这个90后袜子老板的故事。

  困难的童年奶奶的坚强

  从通州镇上前往新立村需要行驶弯弯曲曲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当地村民曾打趣说:“我们这里偏僻得连信号都不好。”有人曾经问林海江,为何选择把厂房安在这里,他的回答是:“我希望尽己所能为家乡做些事。”这句话,说得坚决坚定。

  林海江出生于1991年,是家里的老大,家里还有3个妹妹。在他的记忆里,儿时的生活过得很困难,8岁那年,林海江的父母双双离去,当时林海江最小的妹妹仅两岁,家里的重担一下子就压在了奶奶一个人身上。

  “那时候别人家都吃白米饭了,我们家里还吃着包谷饭,住在一个土墙和木板砌起来的棚子里,雨天漏雨,风大漏风。一家子人挤在一张床上睡觉。”林海江说,每天奶奶去地里干活前,都会煮好一大锅饭,中午饿了,他和弟弟妹妹就用凉水泡着吃。

  奶奶王卫珍今年77岁,她的回忆里有着更多的辛酸。王卫珍的老伴走的早,好不容易自己一个人将儿子拉扯着成家,却不曾想,孩子也随着离去。家里的重担一下子又压在了老人身上。一个人靠着耕种田地,照顾着孙子孙女们长大。

  家里的田地虽然不少,可是老人却无力耕种。没有办法犁地,就靠着一把锄头,一点点的挖,再种上玉米。或者替别人家干活,换一些米,起早贪黑,就为了能让孩子们吃饱饭,上好学。“我印象最深的是小时候,奶奶经常给寨子里其他人家干活,干一天下来,能够得个5斤米,好的时候,能够得到一些肉,那时候是一家子吃得最好的时候了。”林海江说。

  早点懂事早点当家

  林海江初中一毕业就外出打工了,在他看来,奶奶一个人抚养着四个孩子实在不容易,自己作为家里的大哥,理应出来扛起责任。

  2006年,15岁的林海江来到了广西,做起了人说的“泥水工”,主要负责种树等工作。“那时候老板认为我年纪小,工地里做的都是体力活,我做的效率没有成年人高。所以别人做一天能够领到一天的工资,我要做两天才能领到一天的工资。”林海江说,因为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工作,于是他格外珍惜。半年以后,林海江领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份工资——800元。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开心死了。我那时候就想,有了这些钱给奶奶寄回去,妹妹们的学费就有了着落,家里还能买不少米。”林海江说,当天,他就寄了700块钱回家,自己身上就留了100块。本想着来年再多挣一些,林海江却被工地老板劝辞了,理由是他年纪太小,做不了这样的活。

  之后的林海江,辗转去了不少地方。进过纸箱厂,也去过建筑工地,但都因为年纪小,经验不足,待不长久。后来在一个老乡的介绍下,林海江来到了浙江的一家袜子厂,这一做就是十年。

  在袜子厂工作的第一年年底,林海江领到了10000元的工资,这对于当时的他来说,是一笔非常大的钱。“想都没有想到能够赚到这么多钱,这真的是第一次得到这么一笔‘巨款’。”林海江说,也就是这一年,靠着这笔钱和当地政府的帮助,林海江家里盖起了一层的平房,增加了家具,离开了那个破旧的“老木屋”。

  “2007年,我第一次外出打工回家过年,别人家里都有电灯了,我们家里还烧着煤油灯。”林海江说,以前因为穷,奶奶没有舍得拉电线和交电费。在其他人家里都看着电视的时候,林海江的妹妹们还点着煤油灯做作业。“那时候是真的穷,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非常努力的赚钱。”这句话,林海江说的云淡风轻,似乎那段穷困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很久。

  袜子厂里流水线的工作让林海江有些紧张和焦虑。自己才20左右,正是学习的好时候,上不了大学,还学不了一门技艺?难道就跟所有打工的人一样,日复一日重复着做一件事情,领着为数不多的工资?林海江心里坚定了决心——学一门技术。“做了几年的袜子,对于这个行业我算是比较了解的,也懂制作方法,但是都是粗浅的。为了提高自己的制作技艺,我心里一直想着怎么才能深入的学习一下。”林海江说,在袜子厂里面,工人和设计师的工资相差很大,他那时候心里的愿望是能够成为一名设计师,这个职业说出来脸上有面,并且收入也高。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机遇很快就出现了。2013年林海江所在的袜子厂扩建,设计师每天的工作量特别大,需要招聘助手。“当时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想都没想就去报名了。很幸运的是,我一去,就应聘上了。”林海江告诉记者,做助手的这一年,他只有生活补助,没有工资,但是却学习到了不少知识和技术。

  “没有工资的这一年,你是怎么维持生活和给家里寄钱的呢?”记者问。

  “我以前做工人的时候,攒了一些钱。除了定期寄给奶奶和3个妹妹,还剩下一些。”林海江说,因为小时候穷惯了,节约惯了,所以每领到一份工资,他都不敢乱花。

  创业的目的未来的规划

  一年的助手生涯,林海江成为了一个初级设计师。这一年,他的工资达到了8000多元一个月。“8000块还是最低的,多数时候我都领到上万元。算是高收入了吧,以前跟我一起出去打工的,工资都没有我的高。”林江海得意的说。

  在林江海事业起步的这几年,新立村也在悄然的发生着变化,村子里通了水泥路,发展起了黄金蜜柚、覆盆子等产业,不少村民家里买起了小轿车,盖起了新楼房,日子越过越好。“变化最大的是这两年,因为脱贫攻坚的各项政策,我们百姓不愁吃、不愁穿,小孩上学有补助,老人就医可报销,就连住的老房子,政府都出钱新修建好。现在这个日子哟,怎么会不幸福。”在70多岁的村民李莲美心里,如今的日子是好的不能再好了,说起自己家里生活的变化,她脸上满是笑容。

  家乡的面貌正迅速的变化着,如今的新立村,已经不见了昔日吃着包谷饭,住着木土房,点着煤油灯的人家了。

  家乡的改变,也激起了林海江回乡创业的信心和决心。在林海江的心里,新立村住着的,是家人,是亲人。“离家远,心里总是牵挂着奶奶,奶奶年纪大了,需要有人在身边照顾着,另外一方面就是我现在有些能力了,希望能够创出自己的一份事业,带领大家一起致富。”林海江说,自己创业的想法在心里存了好几年,为了这个计划,在浙江袜子厂打工的他,结识了不少经销商,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有客户,有技术,万事俱备,而脱贫攻坚工作的开展,政府对于小微企业的支持,为他的创业计划送来了东风。

  2017年,林海江用自己十多年打工存下的钱买了10台袜子制作的设备,在家门口盖起了小厂房,做起了袜子制造商。“我的袜子目前都是订单销售的,每天赶工才能完成订单。到目前我己经卖出了30多万双了。”林海江说,自己下一步的目标就是扩大规模,增加销售渠道,让村子里的村民都能到袜子厂上班,让大家不必再外出打工,在家门口就能有收入。

  从住着木房子到盖起小平房,从工地的“泥水工”到袜子厂的“小老板”,从做苦力的800元工资到如今的几十万双的袜子销售量,这些改变对于林海江来说是天翻地覆的。

  如今,林海江的妹妹们也跟着他做起了袜子生意,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奶奶王卫珍过上了享受天伦之乐的幸福生活。王卫珍的日渐弯曲的脊背,是过往艰辛生活的印记。但她眼里看到更多的是这几年的改变。“就是因为国家的好政策,我们才有今天的好生活啊。”在王卫珍看来,孙子林海江能够有今天的成就,最重要的是当地政府的支持。为支持林海江的小微企业的发展,通州镇政府和新立村的驻村干部没少操心,多次为其提供政策帮助。“就是因为政府的帮助,我的厂房才建设的这么快。”林海江说。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时事
   第04版:社会
   第05版:县市聚焦
   第06版:综合
   第07版:金融
   第08版:视点
回乡创业的“袜子老板”
走在脱贫路上的新立村
黔南日报视点08回乡创业的“袜子老板” 2019-03-28 2 2019年03月28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