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满族子弟书与八角鼓

满族乐器三弦
  徐达维 宋熙东

  满族人民善于说书、讲故事。由满族八旗子弟始创两种曲艺样式——子弟书和八角鼓,发展至后来,流行于整个北方地区。子弟书亦称清音子弟书,是满族民间说唱艺术形式之一,在满族民歌、萨满神词等和单鼓唱腔等“俗曲”、“巫歌”的基础上,吸收了汉族曲艺的要素,在乾隆中后期形成,盛行于北京和沈阳。用鼓和三弦伴奏,内容多取材于明清小说、戏曲和民间故事,多用起承转合四句体的乐段结构。民国以后子弟书逐渐融入北方大鼓曲种,对京韵大鼓和东北大鼓的产生、发展有深刻和重要的影响。

  东北大鼓广泛流传于东北三省,乾隆年间,子弟书演员由北京来到东北,把子弟书唱腔传入沈阳,后结合东北民歌而逐渐形成,当时演唱的多为子弟书词,故又称演唱班社为“清音子弟班”。最初的演唱形式是演唱者操小三弦自弹自唱,并在腿上绑缚“节子板”来击节,也叫“弦子书”;有了女演员自操鼓板击节后,由弦师伴奏,称为“女大板”。东北大鼓有一套完整的基本唱腔,并陆续吸收京剧、京韵大鼓和东北民歌的声腔,曲调丰富、唱腔流畅,表现力强。以沈阳为活动中心的“奉派”唱腔徐缓、长于抒情;以吉林为中心的“东城调”以演唱小说中的片段为主;以哈尔滨为中心的“江北派”、“南城调”多演唱长篇大书。

  京韵大鼓专攻短篇唱段,基本腔调有适于叙事的平腔,表现激昂情绪的高腔,表现平缓轻松情绪和作为预备腔之用的落腔,作为一个段落或全曲结尾之用的甩腔,和悠扬婉转、长于抒情、包括长腔、悲腔、花腔等变化较多的起伏腔。京韵大鼓具有半说半唱的特色,唱中有说,说中有唱。所以,包括在板眼节奏内的韵白和没有板眼节奏的韵白,在演唱中也占有重要的位置。

  由子弟书发展以及影响的大鼓曲种,展现出说唱艺术具有朴素来源、但在音乐上形成充分发展与变化的艺术魅力。

  八角鼓说唱是满族传统的曲艺形式,自乾隆末年以后,盛行于满族旗籍子弟中间,多组织票房,编词演唱作为自娱,逐步形成说、唱、舞相结合的艺术形式。以演唱者所用的击节乐器八角鼓而得名。八角鼓形为八边形,蒙蟒皮。七个边有铜环,另一边下拴长穗,可弹、搓、摇,作为唱曲的伴奏乐器。伴奏乐器主要是八角鼓、三弦。清兵入关后,八角鼓和扬琴、琵琶、四弦、锣鼓配合,融汇了满汉各地民歌、诸宫调、南北曲、杂剧、地方戏曲曲牌等音乐,形成曲牌联套体的牌子曲剧,适合表现叙事性内容,多演唱历史和民间故事。流传在北方地区的单弦,就是由八角鼓说唱发展而成。

  岔曲是八角鼓、单弦的主要曲调,既可用作为曲牌联套体的曲头和曲尾,也是可以单独演唱的短小曲艺形式,是乾隆年间流行于北京曲艺班社“档子”里的一种俗曲,内容多是模拟女性第一人称口吻的情歌,演唱方式有一人独唱和二人分饰正旦、小旦对唱两种。同时,岔曲也在八旗军队中流传。曲词多采用咏赞体,咏人或物,借以抒发意兴。音乐结构基本句式是六句体,也可加衬句、数子以扩展其篇幅容量,比较灵活。

  由多人齐唱、轮唱并穿插其他曲牌的联曲形式,称为“群曲”,俗称“腰截”。由鼓、板、锣、钹和弦乐伴奏,曲词多半是清代旗籍子弟的怡情遣兴之作和一些游戏笔墨。以单弦演员在演唱正式节目之前加演的方式流传,以音乐性强、唱腔抑扬有致而取胜。建国后曾有曲艺团体对此形式加以改革,由多人亦歌亦舞来演唱,称为“单弦联唱”。

  清代对演员一人操三弦自弹自唱的形式多称为单弦,开始多应亲友喜庆宴聚或在庙会等处义务演唱,后由旗籍子弟随缘乐(本名司瑞轩)自编曲词在茶馆里演唱,对内容、唱腔等多作改革,形成独立曲种。单弦是一种曲牌联套体的曲艺形式,曲牌众多,曲调丰富,艺术表现力强,适合于表现多方面的题材和反映现实生活,后又吸收了长于叙事的曲调,在叙事、抒情方面生动活泼、独具特色。

  八角鼓及其发展形式单弦,融入了中国自唐代以来不同历史时期、南北方各地区的诸多音乐形式,可以说是中国传统音乐的活化石。它们作为满族音乐文化的代表形式之一,充分证明了满族文化是中华民族艺术文化宝库中的重要构成部分。

  (作者徐达维系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宋熙东系满族青年音乐家 本文由上海音乐学院教师甘芳萌整理)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焦点新闻
   第04版:民族与宗教
   第05版:台海两岸
   第06版:调查研究
   第07版:人物
   第08版:文化·书画
健全网络 强化制度 重心下移
从“讲台”到“舞台”
在读书中增长学识增进共识
简 讯
满族子弟书与八角鼓
做个有担当的民宗干部
静,是一种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