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时报数字报-满族八旗的音乐文化
往期阅读
当前版: 0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满族八旗的音乐文化

满族青年音乐家宋熙东弹唱满族歌曲
  徐达维 宋熙东

  满族音乐可分为民间歌曲、歌舞音乐、说唱音乐3大类。而满族的民间歌曲又有山歌、劳动号子、小唱3类。内容可分为情歌、劳动歌、婚礼歌、祝寿歌、摇篮歌等。大都为独唱、齐唱或一领众和的形式。演唱语言上有用满语、汉语和满汉语兼用3种,这是由于清代以来大量满族潜入中原地区和大量汉族移居山海关外,在经济、文化、生活上交往密切,现在只有黑龙江某些边远满族聚居村屯的少数老年人会说满语,而其他地方绝大多数满族人民逐渐通用汉语文。

  山歌《巴音波罗》在满语中是丰收富余之意,内容为赞美山川秀丽、物产丰富,表达爱生活、爱家乡的情感,曲调高亢嘹亮,多为独唱。《靠山调》是一种牧童对口山歌,由散板的引子和中段、结尾3部分组成,具有热烈奔放和即兴演唱的特点。

  劳动号子《跑南海》在清代咸丰年间图们江至海参崴沿海一带广为流传,结构简单、语言生动,富有劳动气息。劳动号子《打鳇鱼(也称鳇鱼贡)》是一首齐唱歌曲,大意是“兄弟们啊,老爷子们啊,咱们大伙一起来拉网喽”,展现了满族捕鱼的劳动场面。

  满族情歌有《青春歌》、《逃婚歌》、《接爱根》等;婚礼歌有《阿察布密》;举行葬礼时唱《解九连环歌》;为老人拜寿时唱《子孙万代歌》。摇篮曲类的歌谣大量应用了满语口语中的衬词“be be be babuli bobuli”,这是通古斯语族摇篮曲中普遍使用的一个语言特点。这些歌曲都是满族民歌中的小唱。

  满族称舞蹈为“玛克辛”、“玛克沁”、“玛克氏”,意为“舞蹈”,清代常音译为“莽式”。每逢年节喜庆筵宴,主客男女轮番起舞,因此也被称为“唱喜歌”。莽式舞早期形式有领有合,领舞者举一手于额,反一袖于背,作盘旋势,众人以唱“空齐”应和,因此又被称为“拉空齐”。这种舞蹈在清初进入宫廷,乾隆以后多在宫廷大宴中演出,属宴乐之首,乾隆八年定名为《庆隆舞》。在庆隆舞中,“喜跳舞”之后还揉合进了模仿各种动物姿态的动作。

  满族在进入辽、沈以前,就具有精于骑射的特长。自清初以来盛行的满族秧歌,除了吸取了汉族秧歌形式并融入本民族“莽式”中的一些表演方式之外,还反映出他们作战、狩猎以及生活中一些礼俗。

  满族曾信奉曾广泛流传于中国东北到西北边疆地区游牧民族的近存晚期原始宗教之一的萨满教。因该地区阿尔泰语系满通斯特语族称巫师为萨满,所以得此称谓。这种宗教有复杂的灵魂观念,在万物有灵信念的支配下,以崇奉氏族或部落的祖灵为主,兼有自然崇拜和图腾崇拜的内容,所以崇拜对象极为广泛,有各种神灵、动植物以及无生命的自然物和自然现象。没有成文的经典,没有宗教组织和特定的创始人,没有寺庙,也没有统一、规范化的宗教仪礼。巫师的职位常在本部落氏族中靠口传身受世代嬗递。随着原始公社解体和阶级社会的出现,萨满教日益衰落,社会上层人士陆续皈依藏传佛教、东正教和伊斯兰教。

  歌舞在满族萨满的跳神仪式中是重要的表现形式,即烧香跳神歌舞,多在祭天、祭祖、还愿、庆丰收时举行。满族萨满仪式曾分为宫廷萨满和民间家庭祭祀萨满两种。清代历朝皇帝举行各种祭神祭天典礼,如宫廷萨满设“堂子”祭天,都用满语诵经跳神。舞蹈者萨满(男巫)或乌答有(女巫)带腰铃,拿手鼓(又称抓鼓或单鼓)、抬鼓、锽朗、响铃、扎板、响刀等满族特有的打击乐器,边唱边舞。这种歌舞有两种,一种是跳家神,即祭祀天地祖先,曲调多具朗诵性,节奏平稳,有独唱、齐唱等形式,舞蹈动作简单;一种是放山林百神,音乐类似戏曲音乐中的联曲体,有独唱、对唱、领唱及齐唱等多种形式。

  (作者徐达维系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宋熙东系满族青年音乐家,文章由上海音乐学院教师甘芳萌整理)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焦点新闻
   第04版:民族与宗教
   第05版: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特刊
   第06版: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特刊
   第07版: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特刊
   第08版: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特刊
反思战争 呼唤和平
用电影讲述民族团结好故事
一曲《新疆好》 浓浓民族情
做好民族工作纽带桥梁助手
满族八旗的音乐文化
简讯
吉宏忠当选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
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菩提